尖峰嶺哨所:他們這樣敬國旗

10月17日下午,我們一行驅車前往防城區邊境重鎮峒中鎮尖峰嶺國防民兵哨所。一路山風颯颯,草綠樹翠,風景獨好。停好車,還未走入哨所,遠遠地就看見迎風飄揚的五星紅旗,聽到哨兵們訓練的口號聲。

走進哨所,墻上“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12個大字映入眼簾,哨兵們正在飄著國旗的營地場地上訓練……

對國旗的敬在心里傳承

陸蘭軍,尖峰嶺哨所哨長,今年53歲,古銅色的膚色配上一身迷彩服,讓他顯得更加精神抖擻。2012年以來,陸蘭軍作為國防哨所民兵,5次獲得全國創先爭優優秀共產黨員、愛國固邊英模等榮譽,先后受到胡錦濤、習近平兩任總書記的親切接見。

陸蘭軍是峒中鎮尚義村人,他從小生長在邊境線上。他介紹,從記事至今,村里每家每戶都有掛國旗、愛國旗守邊護邊的優良傳統。

“我是尖峰嶺哨所第三任哨長,第一任哨長是我的父親陸芝芳,第二任哨長是我的二哥陸蘭庭。”陸蘭軍說,“尖峰嶺哨所設立以來,每周一早上7點準時升國旗,這是哨所最莊嚴肅穆的事,而且一代代傳承下來。”

“國旗代表國家,每個中國人,都要愛旗愛國。”陸蘭軍說,“以前啊,我們自家掛的國旗都是自己購買的,雖然每面國旗不夠大,但是體現了邊境人民深深的愛國情懷。”

對國旗的敬在心里根植

“國旗是一個國家的象征,讓國旗在邊境線上永遠飄揚,是每個哨兵的心愿。”陸蘭軍目光堅定地說,“國旗不是用來看的,是用心來記的!”

1996年,陸蘭軍接任二哥陸蘭庭成為尖峰嶺國防民兵哨所哨長,至今23年。陸蘭軍介紹,剛到哨所時,所里只有一面很舊的國旗,不但褪了色,而且還殘缺破損,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是換一面新國旗。但是,當時的峒中鎮很難買到國旗,需要到防城區城區才能買到,而當時的交通非常不便利。

沒有一面好的國旗怎么辦?陸蘭軍說:“想來想去,想到了一個辦法,我找來了一塊紅布,又找來了黃色的油漆,按著比例裁剪縫制,自己將五顆星星畫上去,一面新國旗就制作好了。”

那時哨所的條件比較艱苦,國旗基本是自制的,旗桿更是沒有,陸蘭軍便自己砍了棵樹做成了旗桿。沒有設備播放國歌,陸蘭軍就帶領哨兵唱國歌,把國旗升起來,雷打不動,風雨不改。

“遇到臺風、暴風雨,我們第一件事是趕緊把國旗收回來。”陸蘭軍說,哨所里的每一個哨兵發現國旗有損壞,都是自己用針線縫補好,臟了就及時清洗干凈。

對國旗的敬在心里堅守

據記載,40年來,尚義村民兵、村民到哨所當哨兵的就有300多人。這些出自當地村民的哨兵,談起戍邊愛國,臉上都掛滿了自豪,有著說不完的故事。

“我從小的夢想就是當一名軍人。”李如峰說,“我爸李偉也在這里當過哨兵。”18歲的李如峰,剛來哨所4個月。他之前曾去廣東打工,雖然見過大城市的繁華,但是他還是選擇回家鄉報名當哨兵,并通過了嚴格的考核程序。

李如峰還記得4個月前到尖峰嶺哨所報到時的情景。“剛走進哨所,看到飄揚在營房上空的五星紅旗和整潔的營房,有成為一名軍人的自豪。”他說。

當哨兵,除了日常訓練,還要巡界碑。李如峰第一次參與巡界碑,就走了五六十公里。“我從來沒走過這么遠的山路,回到哨所,累到坐下就睡著了。”李如峰說,巡界碑被蚊叮蛇咬、風吹雨淋日曬、跌倒摔傷是常事,又險又累,收入又低,沒有一顆愛國心,很難堅持下去。

今年30歲的項光生,是一位有著13年兵齡的老兵。他因為喜歡這身迷彩服,一直堅守在哨所,如今是哨所的一名升旗手。項光生說:“我是一名共產黨員,為祖國守護好邊疆,就是對黨忠誠,保護好國旗,就是愛國。”

吒祖村:他們這樣愛國旗

一面國旗,兩面國旗,三面國旗……

邊境線上的東興市吒祖村,村民自家的樓房上,五星紅旗高高飄揚。

吒祖村是遠近聞名的“國旗村”,沿濱海公路村莊建房的村民們在自家樓房上升國旗已有10多年的歷史。從濱海公路去東興途經吒祖村,都會被房頂上飄揚的五星紅旗吸引。

2015年,王國恒新建的三層小洋樓就坐落在公路邊。憑借得天獨厚的位置,他在家經營一個小賣部。小賣部是一家四口的主要經濟來源。因為王國恒為人熱情,村里人都愿意來他店里喝杯茶聊聊天。

“最近,香港一些暴力分子侮辱國旗,太喪心病狂了!國旗是國家的象征,我們是在中國共產黨帶領下發家致富的,飲水要不忘挖井人!”王國恒的語調不自覺地激動起來,“我當年建房子的時候,就在房頂最中間的位置做了旗桿,因為有家的地方就要有國旗!”

李宗源7歲,他家的房子也建在吒祖村,每天上自家樓頂看護國旗是他最積極做的事情。“這是我們家剛換的新旗!”他一邊擰著旗桿上的螺絲一邊驕傲地說。李宗源的爺爺李世強是一家之主,更換新旗和升旗是爺爺才能做的事情。在小宗源眼里,換旗和升旗是一家人特別神圣的大事。在家里,小宗源每天的任務是檢查旗桿是不是牢固,國旗有沒有破損。前不久,臺風過境后,之前那面國旗舊損了,新國旗是小宗源拉著爺爺去村委會領回換上去的。

村委會主任王家偉介紹,吒祖村聚居漢、京、瑤、壯等多個民族,村民多從事農林漁業。由于距離南海較近,部分村民常年從事海上捕撈,在漁排上升起五星紅旗是他們最驕傲和肅穆的事情。“在海上,其他國家的人看到我們掛在船上的國旗,都會對我們禮讓幾分。”王家偉說,“我們背后是強大的中國,別人才不敢隨便欺負。”

“吒祖小學有100多名學生,自學校創辦以來,每周星期一組織升國旗是學校的傳統。”校長王其軍說,學校重視愛國主義教育,升國旗是開展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活動。

吒祖村委會不但每年向村民發放近千面國旗,而且幫助村民們修旗桿、升國旗成為每個村干部的日常工作之一。村團支書王家濱是村里最年輕的干部,他的車里總是備有幾面國旗。“在村里辦事情,看到誰家的國旗舊了、破損了就隨時幫他們更換新旗。”王家濱說,“國旗是國家的象征,我們村的村民們都很愛護國旗,要讓鮮艷的五星紅旗永遠飄揚在村子的上空。”

王卓婷是王國恒的大女兒,暑假回去就要讀大二了。“愛國旗、愛國家、擁護中國共產黨,從小老爸就這樣教育我們。”王卓婷說,“老爸常說之前的日子太苦了,是國家強大了我們的生活才越來越好的。我讀大學前,我老爸就囑咐我,上了大學一定要積極入黨。我在班里第一個向黨組織遞交入黨申請書,下學期會公布入黨積極分子名單,真是又緊張又期待!”

吒祖村熱愛鮮艷的五星紅旗,熱愛中國共產黨,家家戶戶房頂上飄揚的美麗紅,浸染在吒祖村一代又一代人的血脈里。

邊境學校師生:他們這樣贊國旗

起來!

不愿做奴隸的人們!

把我們的血肉,筑成我們新的長城!

……

9月2日9時許,邊境線上的防城區江山鎮白龍小學校園操場上,200多名師生隊列整齊,五星紅旗冉冉升起。師生們注視國旗,神情肅穆,上好開學第一課。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是五星紅旗,為左上角鑲有五顆黃色五角星的紅色旗幟,旗幟圖案中的四顆小五角星圍繞在一顆大五角星右側呈半環形。紅色的旗面象征革命,五顆五角星及其相互聯系象征著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中國人民的團結……”盡管把五星紅旗的象征意義講了無數次,但校長胡業創還是生怕自己的講述中有漏缺。

為把愛國情懷根植進師生的靈魂,該校每周一第一節課都要舉行升國旗、唱國歌儀式,升旗手、護旗手均由學校指派學生擔任。“學校讓我們輪流升國旗,人人有機會,這個做法好。”六年級的劉夏羽說,“國旗是國家的象征,每次升國旗,心情非常激動和自豪。”

白龍小學地處白龍古炮臺中心區域的“白龍臺”。 自鴉片戰爭爆發后,中國閉關自守的大門被打開,西方列強從“白龍臺”不斷入侵,硝煙彌漫,堅強的中華兒女在這里用鮮血抵御外侮。為了深化愛國主義教育,白龍小學每年都要舉辦“愛我海疆”系列活動,把愛國主義教育課堂搬到古炮臺,教育廣大師生不忘國恥,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發奮讀書。

“愛國主義教育是一項長期的系統性工程,從小教育和長大再教育、長期教育和短期教育效果不一樣。”胡業創說,如果學生不愛國、愛黨、愛人民、愛家鄉,哪怕他學習再好,也是一個不受社會歡迎的人。

防城區坤閔小學是離越南最近的一所小學,學校開學的第一課與白龍小學一樣。“升國旗后,老師給學生講解如何尊敬國旗,講述先烈們拋頭顱、灑鮮血打垮黑暗的舊社會,建立光明的新中國的革命壯舉故事,講解放軍為保衛祖國邊疆,浴血奮戰的英雄故事……”校長阮文納說。

該校還經常組織學生開展愛民固邊活動,每月帶領學生到1319號界碑現場,開展“愛國家、護界碑”活動。他們擦拭界碑,為界碑序號填充紅色。一舉一動,潛移默化,教育效果顯著。

位于邊境線上的防城區峒中鎮那棒小學,與越南一水之隔,由一、二兩個年級合成一個復式班,共有1名老師14名學生。

“學校小,學生少,但學校每周一的升旗儀式不能少,步驟不能少。”老師李崇輝說,“開學第一課就是升旗,在國旗下告訴學生們,我們為什么要升國旗、奏國歌,做一名合格的中國公民,我們就要尊敬國旗、國徽,會唱國歌。”

除了在日常教學中教育學生國旗、國歌的意義,節假日,李崇輝還會帶著學生到離校最近的圍膽哨所開展愛國主義教育活動,讓學生切身地感受哨兵保家衛國的忠誠與擔當。

東興市竹山小學的地理位置更加特殊,學校緊鄰中國大陸最南端海岸線的零起點,緊靠廣西沿邊公路的零起點。該校除上好開學升國旗第一課,還因地制宜用好兩個“零起點”,開展各種愛國主義教育活動。

“在邊就要守好邊,守邊就是守國,有國才有家。”校長黃發強說,沿邊公路的建設,體現了中央對邊境人民的厚愛,我們經常教育學生尊敬國旗,不忘共產黨的恩情,要感恩新中國。

駱文芳:43年風雨無阻升國旗

年近古稀的駱文芳,身體硬朗,是個碰上枕頭就很快打呼嚕的人。但是,最近幾個月他失眠了。

“想到香港暴徒踐踏五星紅旗的場面,就氣憤,就睡不著,瘦了20多斤!”駱文芳指著自己的身段,都瘦成“標準身材”了。“我要是能到香港,要好好地問問他們的祖宗到底是誰?香港到底是誰的香港?”

駱文芳今年67歲,是邊境線上的東興江平鎮氵萬尾村國旗一組人,愛國旗愛到了骨子里。

“70年代,老駱就自己買國旗、升國旗。在他眼里,國旗就是他的命,誰不尊重國旗,他就會跟誰急。”最了解駱文芳的村民蘇春芳語氣嚴肅。

駱文芳與五星紅旗結緣,還得從京族三島圍海造田說起。

1969年到1970年,為了改善交通,增加耕地,京族三島開始圍海造田。為了加油鼓勁,參與工程的20多個生產隊都按照要求在工地升起了國旗,而且是一字排開,蔚為壯觀。

“上工地,下工地,我都不由自主地走到鮮艷的國旗面前,停下來看看。看一次,心情就激動一次,好神圣啊!” 駱文芳記憶猶新。

1977年,駱文芳挖魚塘,突然想起了圍海造田工地上升國旗的壯觀場面。于是,怦然心動的他,便丟下手中的鐵鏟,急匆匆地步行10多里路,到江平新華書店買回了一面國旗。

“當時的旗桿很簡單,砍了一根竹子,插在魚塘旁邊,把國旗升起來。”駱文芳說,“魚塘邊升國旗后,干活更有勁了。”

那個年代經濟困難,做什么都缺錢。“駱文芳總是想盡辦法,這里擠一點,那里摳一點,就是少吃少穿,也要把買國旗的錢湊足了。”蘇春芳說。

當時,買到國旗也是一件不易的事。為了保證國旗能夠及時更新,駱文芳“走后門”托人找江平新華書店的職工,悄悄給自己留一面。

“改革開放后,尤其是90年代,買國旗容易多了。自己不買,就叫在廣東做生意的兒子買。再后來,黨委、政府鼓勵我們掛國旗,定期免費提供國旗。”駱文芳說。

1980年,駱文芳的魚塘挖好后,到魚塘的時間相對少一些,他便把升在魚塘邊上的國旗移動到家門口。

“你的房子這么破,你升什么國旗?你又不是單位人,不能升國旗。”當年,一個村民路過駱文芳家門口,看見他在升國旗,毫不客氣地提出了批評。

駱文芳說:“當時,我聽了他的話,還真的把國旗降了下來。過了幾天,想想不對,房子破,就不能升國旗?沒有道理呀!后來,我又悄悄地把國旗升了上去。”

1993年的一天,一名村民見駱文芳正在升國旗,大聲喊叫:“喂!駱文芳,你懂不懂,私人不能升國旗,快點降下來,不然的話,我去告你!”

性格執拗的駱文芳很不服氣,一口氣跑到江平派出所,咨詢執勤民警。“愛國旗,升國旗,都是愛國行為。只要是愛國,誰都可以掛國旗、升國旗。”民警的回答,讓駱文芳吃了定心丸。

駱文芳的妻子陳瑞福善良賢惠,平日也很支持他升國旗,但有時也會吃升國旗的“醋”。

“‘韋帕’臺風,老駱在魚塘做工,回不了家。他打電話來,不是關心我和家人的安全,而是要我們先把國旗降下來放好,叫兒子一定要加固旗桿,不能給臺風吹斷了。”陳瑞福笑著說。

采訪時,駱文芳不忘穿插講先烈江姐面對嚴刑拷打不變節、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等紅色故事,反復提出,年輕人要懂得感恩,要用心愛國。

駱文芳說,國旗就代表國家,沒有國家,哪有小家。沒有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就沒有新中國,那些列強就還在欺侮我們。現在生活好,是因為國家富強了。

“國旗一組48戶人家,都建有升旗臺和不銹鋼旗桿,家家戶戶升國旗。”駱文芳說著突然起身,到房間拿出一個袋子,捧出一大疊折疊得整整齊齊的舊國旗。

“這是近20年來,換下來的60多面舊國旗,舍不得扔,保存下來,做個紀念。”駱文芳捧著國旗,激動地說,五星紅旗是無數先烈用鮮血染紅的,要永遠尊重。

東興“國旗街”:他們這樣護國旗

五星紅旗迎風飄揚,勝利歌聲多么嘹亮……

今年2月底,10多名來自東北的中年游客從越南旅游經東興口岸歸國。當他們踏上友誼橋,看到口岸大樓上飄揚的五星紅旗時,激情相擁,齊聲高歌。唱畢,他們又激動高呼:“祖國,我們回來了!”

盡管在越南旅游只有四五天,但他們就像久久未歸的游子,看見了五星紅旗,就像看到了慈祥的母親,投進了溫暖的懷抱,盡情享受“家”的味道。

東興口岸的“國旗街”,實為新華路。早在20多年前,許多因口岸經濟而富裕起來的臨街商鋪老板,為表達對祖國的敬意,自發在商鋪前掛起五星紅旗。久而久之,“國旗街”便成了新華路另外一個美麗的名字。

林秀瓊來自廣東,現在口岸萬眾國際批發市場1065號鋪面經營越南小商品。2008年前,她只身在越南打拼了10年。出國更愛國,她體會最深。

“在國外,看見同胞的身影,或聽見中國音,一股暖流瞬間熱遍全身,總是想多看幾眼、多聽幾句,那個親切感,終生難忘。”林秀瓊說著說著,眼眶有些濕潤。

林秀瓊的兒子李金財曾在越南河內留學兩年,現在在東興市融媒體中心工作。在國外思念祖國的滋味,他感同身受。他說,在國外,無論是從電視上,還是在其他場合,聽到國歌、看到國旗,就立馬有回國的沖動。

今年1月,中國游客組團自駕旅游越南,李金財是隨行記者。他說:“在越南經商的中國同胞,看見車頂上高高飄揚的五星紅旗時,自發夾道歡呼,有的人甚至流下了激動的眼淚。那個場面,刻骨銘心呀!”

黎氏鳳來自越南,是李金財的妻子,曾在廣西民族大學留學。她說:“一走進‘國旗街’,看見滿街五星紅旗,十分壯觀。立馬有被暖暖的中國情包圍的感覺,感染力非常強。”

李金財家的鋪面雖不臨街,但他也想盡辦法為“國旗街”增光添彩,也想成為一名光榮的護旗手。他說:“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大慶之前,裝修一下鋪面,把鮮艷的五星紅旗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張貼到鋪面各個顯眼的地方。商業味不濃,愛國情很濃,值得!”

在“國旗街”經營的黃興詩來自海南的歸僑家庭,很小隨著經商的父母來到口岸,真正是“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年輕人。她說:“每天進出鋪面,看見國旗就有力量,自豪感就油然而生。掛國旗不僅是對祖國的敬愛,而且還會鼓勵我們誠信經商,為國爭光。”

“國旗街”不僅教育鼓舞著東興市的市民,還正面深刻影響著到東興旅游的廣大游客。

8月31日中午,來自南寧的游客施榮步和李麗夫婦,看見“國旗街”滿街飄揚的五星紅旗,激動地說:“在祖國的邊境線上,看到國旗紅艷艷的壯觀場面,作為中國人感到無比自豪!”

這對夫婦每年都會到東興旅游一兩次。他們說,每來一次就接受教育一次,就真正感動一次。

東興口岸“國旗街”那抹亮麗的紅,就像一股強大的精神力量,在東興整座城市擴散,很多市民、商鋪老板不但自發在自家門口掛起國旗,而且每個市民自動護旗,保持國旗干凈美麗,讓鮮紅的國旗紅遍了東興這座美麗的邊城。

如今,東興市城區“國旗街”已發展到7條,涵蓋城區所有主干道,累計總長度達26公里。2017年,東興市北投國際旅游集散中心還建起了國旗臺,組建了國旗護衛隊。

“從口岸‘國旗街’到東興高速公路收費站,放眼望去,處處可見鮮艷的五星紅旗。這道風景線既獨特又亮麗。”來自廣東湛江的小梁由衷地點贊。

网络赚钱自学手册